首頁 > 關于魯中 > 發展動態
發售一體主導下售電市場的隱憂與希望
 時間 : 2018-01-04   點擊 :    分享

意料之中的事情發生了:售電市場放開近兩年,發電集團控股售電公司的市場份逐漸在各地占主導地位。

作者選取了華東地區最北端省份山東、中部地區湖南,以及南方地區廣東等省區的相關數據,回顧分析2017年部分已引入售電公司省份的市場情況,發現發售一體趨勢明顯,但集中程度因地而異。其中,山東情況最為明顯,發售一體市場份額占據7成之高;湖南份額過半;目前市場最為活躍的廣東,份額也達到4成;陜西、河南等地則出現過發電疑似“聯盟”,發售一體占主導的情況。

電量一直是發電企業的重要考核指標,早在2017年年初相關工作會議上,大唐集團相關負責人曾指出,緊抓發電量計劃、大用戶直供、競價交易等各個環節,一單一單的盯,一天一天的抓,確保完成今年發電量計劃;華能則強調,確保基數電量和交易電量份額均不低于容量份額,確保利用小時對標領先。

然而保證了電量,發電企業是否就能“高枕無憂”?發售一體主導下的售電市場是好是壞?

售電是入口,但升級轉型不能光靠售電

即使都做售電,各家也有各家的策略。比如,華能曾提出“實現營銷效益最大化”,華潤則對售電提出“能做第一,絕不做第二”的目標,前者要平衡量價,后者似乎更注重份額,但在各個省區又會“隨市而變”。

作者了解到的信息,兩年來不乏發電企業售電公司主動“挑動”價格,破解發售雙方價格僵局,突破既定價差的案例;而從電量角度看,以華潤河南為例,裝機約514萬千瓦,占河南省總裝機比例僅為10%,但其控股售電公司2017年市場份額達到18.89%,遠超該省裝機比例最大的大唐。

在售電的競技場上,誰決心更大,反應更快,能夠調動的資源更多,誰就將搶占先機。

但是,拿得出手的電量會為集團帶來更多利潤嗎?

2017年11月7日,J.P.摩根發布了中國電力企業2018年展望報告。從全國來看,目前發電企業20-30%的電量需進入市場參與直接交易。J.P.摩根統計,相比獲取上網電價,發電企業度電收入平均降低5-10%。而以廣東市場為例,發電端的這部分讓利當中,八成會直接給電力用戶。

與獨立售電公司“廝殺”得來的電量僅能緩解市場化帶來的沖擊,還要付出相當程度的人力、物力,為什么要做這看上去吃力不討好的事情?

一位業內人士對作者說:“不做售電,我們還能做什么?”

在產能總體過剩、市場機制尚未完善、用戶訴求漸長的環境下,發電企業的轉型選擇并不多。而售電市場的放開第一次讓發電企業意識到:我不僅可以保證自家電量的銷路,還可以通過競爭在市場中搶賣其他企業的電,并且因為對邊際價格的充分把握,相對獨立售電公司來說有著天然優勢。

多位業內人士曾總結,售電對任何一個玩家來說,都只是用戶入口,而有了這個入口,套用資本界常用的說法,就有了想象力,即更多關于能源的可能性。

當然,僅憑入口是不足以支撐傳統發電集團脫離“苦海”的——隨著批發市場的不斷成熟,發電端希望利用自身技術能力和電力系統特性,在輔助服務、阻塞管理等領域大顯身手,而容量市場等助力引導長期投資的市場也讓人期待。

此外,從供需結構與成本控制的角度看,年初時幾家央企發電集團均判斷為電力產能過剩,當時的國電主動提出“滾動調整3年發展計劃,壓降投資規模”,華能、華電、國家電投三家則強調發展分布式能源,爭取多能互補項目試點。

份額高度集中的售電市場不利于充分競爭

發售雙方高度集中可能給市場帶來雙重隱憂:一是市場活躍度降低,二是市場主體行駛市場力。

以山東、湖南市場為例,發售一體市場份額高度集中,價差幅度較小。山東2017年下半年月度交易讓利在1分以內,湖南2017年三季度(首次引入售電公司)雙邊協商交易平均降價0.401分/千瓦時,集中競價平均讓利0.23分/千瓦時。

不少獨立售電公司感嘆,還沒登場就要謝幕了。

一家陜西獨立售電公司的業內人士告訴作者,僅2017年下半年的雙邊協商,初步計算公司將虧損600萬元,不少獨立售電公司已“心灰意冷”,對于目前省內正在進行的年底小電量規模供暖代理并無多大興趣。

而從廣東的歷程來看,活躍的市場很大程度要歸因于發售雙方的持續博弈,但剛剛過去的2018年長協大戰也發生了發電企業“排擠”獨立售電公司,試圖以低價助力自家售電公司搶占市場,對獨立售電公司“死守”的策略。

如果發售一體程度進一步加深,活躍在市場中的獨立售電公司不斷減少,市場主體構成將趨于固定,流動性的減少并不利于售方提升議價能力,甚至還可能為發、售雙方“合力”行駛市場力創造條件。

一位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稱,一些地方的發售雙方已經具備控制“局勢”的能力,比如安排售電方去“釣魚”,發電方讓價格集中到某一區間范圍;掛牌交易時降幅小的不要,反而摘“高價”牌;發電集團A家的售電公司去購買發電集團B家的電來規避限制等。這一系列策略的最終結果是,無法形成有效競爭,監管部門對市場操縱行為調查難度與日俱增。

對比英國、新加坡等國際成熟電力市場,發電集團控股售電公司同樣也占有相當地位。據英國國家電網人士介紹,以英國為例,六大發電集團售電市場份額一度達到95%,從2009年前后開始,監管部門加強監管力度,嚴格查處發售兩端對市場的操縱行為,獨立售電公司以發售一體給予客戶的未必是最優解來說服客戶,使其市場份額降低到89%,與此同時,零售市場平均電價也在原來的基礎上降低近三成。

增量服務市場仍待解鎖,發售一體能否擔當重任?

目前無論電廠通過直接交易方式向用戶傳導紅利,還是電網執行輸配電價,都是在釋放存量紅利,然而存量的空間是有限的,能否打開增量市場更加值得關注。

“現在是不斷擠‘水分’的階段,但‘水分’總是有限的,需保證基本成本。做大整個能源行業的‘蛋糕’才是售電側放開的最終目標。”一位長期從事電力市場業務的人士說。

隨著售電側不斷放開,售電公司對用戶的教育也逐漸形成潛移默化的影響。記得一位從事售電業務的業內人士告訴作者,某跨國公司用戶在招投標時,并不只是關心價格,而是提出一個要求,使用的所有電力都要來自可再生能源。不是用戶沒有需求,而是需求來的時候,售電公司能否應得上。”

占據大部分市場份額的發售一體公司會否擔此大任?他們的優勢一方面體現在集團內部資源共享,包括資本投入、人力資源等要素,另一方面是外部資源共享,如集團所涉其他產業用戶、金融服務等。

有業內人士認為,增量市場的開拓需要投入時間和資金。“現在也在慢慢開展,技術和項目落地難度很大,急不得。”

不過,一位獨立售電公司負責人則認為,大部分發售一體公司都屬國有企業,從考核和激勵機制的角度看,即使有足夠的意識,也缺乏做好綜合能源的內在動力。

“現階段發電企業參與售電的最大動機是保住發電量,盡可能縮小降價空間,至于發售電以外的事情,在一些省份考慮得并不多。”而希望開展綜合能源業務的一些獨立售電公司則或多或少因“出身不好”被“價差”絆住,原本想要用“第一桶金”來啟動業務,還是需要先“墊錢開鍋”。最讓人失望的結果可能是售電市場不再能夠吸引資本和人才進入,而是繼續原來“圈內人的游戲”。

當然,也有業內人士稱,未來的售電業態或許會迎來大變化。其中一個可能的趨勢是,批發和零售市場真正切分,售電公司類型進一步細分,發售一體公司在批發市場上繼續發揮其長處,而表計、能效分析等新型用能服務公司則著重發揮其在零售市場的優勢,或與擁有眾多工業大中型用戶的發售一體售電公司合作,或獨立為用戶提供綜合能源服務。

而這一切很大程度上都有賴于批發市場的進階。

国产微信二区精品小视频,午夜国产在线观看播放,欧美性a影片在线观看,欧美日本成本人h动漫无码,伊人久久大香线蕉综合爱婷婷,亚洲欧美另类制服丝袜美腿丝